楚辞两篇注译析

 

淮南小山《招隐士》

 

【介绍】

《招隐士》:始见东汉王逸《楚辞章句》,题“淮南小山之所作”。据王逸说:汉初淮南王刘安博雅好古,招天下贤士著作辞赋,以类相从,或称“小山”,或称“大山”,相当《诗经》中“大雅”和“小雅”,则“小山”可能是类名或笔名。萧统《文选》题刘安作,似不确。《汉书.艺文志》著录“淮南王群臣赋四十四篇”,今仅存此一篇。

王逸认为此篇为小山之徒“闵伤屈原”之作,但与标题不符,因为屈原并非隐士。近人多以为淮南小山思念淮南王的作品,根据亦不足。王夫之《楚辞通释》认为是淮南小山“为淮南王召致山谷潜伏之士”比较切合内容。

此篇采用夸张、渲染的艺术手法,极力描写山野虽清幽高洁,但凄厉恐怖,为呼吁隐士出山归来张本。既不损害隐士的高洁,又否定了山隐之乐,构思较为巧妙。朱熹《楚辞集注》:“此篇视汉诸作,最为高古。”王夫之《楚辞通释》也说:“以音节局度,浏漓昂激,绍楚辞之余韵,非他辞赋之比。”

【原文】

桂树丛生兮山之幽,偃蹇连卷兮枝相缭。山气陇嵸兮石嵯峨,蹊谷崭岩兮水曾波。蝯狖群啸兮虎豹嗥,攀援桂枝兮聊淹留。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岁暮兮不自聊,蟪蛄鸣兮啾啾①。

坱兮轧,山曲岪,心淹留兮恫慌忽。罔兮沕,憭兮栗,虎豹穴,丛薄深林兮人上栗。嶔岑碕石义兮,碅磳磈硊。树轮相纠兮,林木茷骫。青莎杂树兮,烦艹草霍隹靡。白鹿麏麚兮,或腾或倚。状貌崯崯兮峨峨,凄凄兮漇漇。猕猴兮熊羆,慕类兮以悲。攀援桂枝兮聊淹留。虎豹斗兮熊羆咆,禽兽骇兮亡其曹。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以久留②!

【注释】

①见《文选》卷三三,中华书局1977年版四七七面上。

幽:幽暗处。偃蹇、连卷:弯曲的样子。缭:缠绕。卷,一作踡。陇嵸(zong):聚结貌。陇一作巃。嵯峨(cuó’e):高陡的样子。崭(chán)岩:险峻的样子。崭:通巉。曾:通层,重叠。蝯:猿的异体字。狖(yòu):古书上说的一种猴。啸:与后嗥同义互文。嗥:野兽吼叫。聊:姑且。淹留:停留。王孙:贵族子孙,这里指隐士。萋萋:茂盛的样子。聊:依赖、寄托。蟪蛄:即寒蝉。啾啾:象声词。

②坱轧(yǎngyà):高低不平。轧:一作圠。曲岪(fú):山势曲折的样子。恫:恐惧。慌忽、罔沕(hū):音义同,心神不定的样子。憭(liáo)栗:恐惧的样子。丛薄:草木丛。嶔(qīn)岑:山高的样子。碕石义(qíyǐ):石不平的样子。碅磳(jūnzēng):高耸的样子。磈硊(kuíwěi):奇特而高耸的样子。树轮:树的横枝。茷(fá):枝叶茂密的样子。骫(wěi):枝条屈曲的样子。莎(suō):莎草。烦艹(fān):草名。霍隹(suí)靡:随风倾侧的样子。麏(jūn):獐子。麚(jiā)雄鹿。崯崯(yín)、峨峨:皆高耸的样子。凄凄、漇漇(xǐ):皆皮毛湿润的样子。羆(pí):熊的一种,又称马熊和人熊。慕:思。悲:不高兴,即发怒。咆:咆哮。骇:惊惧。曹:同类。

韵:幽,幽部;缭,宵部:旁转。峨、波,歌部。嗥、留,幽部。归,微部;萋,脂部:旁转。聊、啾,幽部。

岪、忽、沕,物部。栗、穴,栗,质部。石义、硊、骫、靡,歌部。麚,鱼部;倚,歌部:通转。峨,歌部;漇,支部:旁通转。羆,歌部;悲,微部:旁转。留、咆、曹,幽部;来,之部:旁转。

【今译】

山北背阴面生长着桂花林,弯曲的树枝纠缠在一起。山上聚集的云气映衬着险峻的岩石。山谷中悬崖伴随着奔腾的涧溪。虎豹发出威猛的吼叫声,成群的猿猴也叫着攀援栖息。隐士游于山中不归去,春天的青草生长得多么茂密。到年末心情跟山景一样空虚,寒蝉声声叫得多么凄厉。

路崎岖,山弯曲,心想留下又恐惧。心恍恍惚惚,腿战战兢兢,山上都是虎豹穴,草深林密使人惊。山高耸,石林立。树枝纠缠在一起,加上树叶又茂密。青莎夹杂在树旁,烦艹草随风伏又起。白鹿獐子和雄鹿,有的腾跃有的靠树立。鹿角高举真锐利,浑身冒汗往下滴。还有猕猴和熊羆,寻找同类有怒气。虽然想攀援桂枝住山里。虎豹争斗,熊羆吼叫,禽兽惊跑被扑倒。隐士归来吧!山中哪里能筑巢?

[评析]

此处猿猴用啸,虎豹用嗥,似乎用语精细有别,但由下面我们可以知道,虎豹也可以用啸,那么,这里更可能只是避免相同而换用同义词,即同义互文现象。此例是猿猴的群啸。

 

刘向《九叹·思古》

载《啸乐(口哨音乐)艺术基础》112-116页。

 

【介绍】

刘向:公元前77(79)-公元前6(8)年。原名刘更生,字子政,汉高祖弟楚元王刘交四世孙。西汉政治家、目录学家、经学家、文学家。宣帝时任散骑谏大夫。汉元帝时升任散骑宗正。因反对宦官弘恭、石显,曾两次被关进监狱,被废多年。汉成帝时又被起用,改名刘向,任光禄大夫,终中垒校尉。《汉书》有传。曾受诏校阅群书,写成《别录》,是我国最早的分类书目。还著有《新序》、《说苑》、《列女传》、《洪范五行传论》等。《汉书.艺文志》载有辞赋33篇,今仅存《九叹》和《请雨华山赋》。传其父刘德治淮南王刘安狱,得其《枕中鸿宝密书》。刘更生幼诵读,以为奇,献。上令典尚方铸作事,费多无验,乃下吏。

《九叹》:王逸序认为是作者后期典校群书时,“追念屈原忠信之节”而作。文章代屈原抒情,同时寄托了自己的身世感慨。《九叹》分九段,《思古》是其中的第八段。

【原文】

《思古》冥冥深林兮,树木灪灪。山参差以崭岩兮,阜杳杳以蔽日。悲余心之悁悁兮,目眇眇而遗泣。风骚屑以摇木兮,云吸吸以湫戾。悲余生之无欢兮,愁倥偬(cóng)于山陆。旦徘徊于长阪兮,夕彷徨而独宿。发披披以鬤鬤(ráng发乱)兮,躬劬劳而瘏瘁。魂俇俇而南行兮,泣沾襟而濡袂。心婵媛而无告兮,口噤闭而不言。违郢都之旧闾兮,回湘、沅而远迁。念余邦之横陷兮,宗鬼神之无次。闵先嗣之中绝兮,心惶惑而自悲。聊浮游于山峡兮,步周流于江畔。临深水而长啸兮,且徜徉而泛观。

兴《离骚》之微文兮,冀灵修之壹悟。还余车于南郢兮,复往轨于初古。道修远其难迁兮,伤余心之不能已。背三五之典刑兮,绝《洪范》之辟纪。播规矩以背度兮,错权衡而任意。操绳墨而放弃兮,倾容幸而侍侧。甘棠枯于丰草兮,藜棘树于中庭。西施斥于北宫兮,仳倠倚于弥楹。乌获戚而骖乘兮,燕公操于马圉。蒯瞶登于清府兮,咎繇弃而在野。盖见兹以永叹兮,欲登阶而狐疑。乘白水而高鹜兮,因徙弛而长词。

叹曰:徜徉垆阪,沼水深兮。容与汉渚,涕淫淫兮。钟、牙已死,谁为声兮?纤阿不御,焉舒情兮?曾哀凄欷?心离离兮。还顾高丘,泣如洒兮。

【注释】

王逸序:“叹者,伤也、息也。”

冥冥:幽暗的样子。灪灪:茂盛的样子。参差:不齐貌。崭岩:同巉岩,山势险峻的样子。阜:土山。杳杳:幽暗的样子。悁悁:忧愁的样子。眇眇:远看的样子。骚屑:连绵词,形容风声。吸吸:不停流动的样子。湫戾(qiūlì):卷曲的样子。倥偬(kǒngzǒng):困苦的样子。陆:大土山。长阪:大山坡。披披、鬤鬤(ráng):散乱的样子。躬:自己。劬(qú)劳:劳累。瘏瘁:生病。俇俇(guàng):犹惶惶,不安的样子。濡:湿。袂:衣袖。婵媛:难舍的样子。郢都:楚国主要都城,在今湖北省江陵西北。楚文王十(公元前680)年自丹阳迁此,至楚昭王十(公元前506)年被吴师攻破迁鄀。闾:古代居民组织单位,这里指家乡。回:即洄,上溯。湘、沅:今湖南境内河流,都通过洞庭湖汇入长江。迁:迁移,指放逐。邦:国家,狭义指国都。横陷:被敌人随意攻陷。宗:祭祖。鬼神:指祖宗。次:处所。闵:担心。先嗣:先祖的后嗣。中绝:中途断绝。聊:暂且。浮游:在水上漂流。山峡:山岭的峡谷。步:步行。周流:走遍。长啸:长声啸叫。徜徉:漫步。泛观:随意看。

兴:兴起,这里指写作。微文:暗含讽谏的文章。冀:希望。灵修:指楚王。壹悟:一次醒悟。还余车于南郢:让我驾车回到郢都,指废弃放逐令,恢复自己的官职。复往轨于初古:恢复最初的法则。轨:车轮距,这里指法则。修远:遥远。迁:迁移,指改正。伤:哀伤,可悲。已:停止,指不抱希望。三五:旧说三皇五帝;疑三王讹,指楚国历史上的句亶王熊伯庸、鄂王熊红、越章王熊疵。典刑:旧法。绝:抛弃。《洪范》:《尚书》篇名,旧传为箕子向周武王陈述的“天地之大法”。汉儒兴天人感应说,常以之为根据。近人疑为战国时人假托之作。洪:大。范:规范,法则。辟纪:同义复词,法纪。播:舍弃。规矩、度:指法则。错:同措,废弃。权衡:古称量衡器,这里指法则。任意:随心所欲。操:掌握。绳墨:古木工划线工具,这里指法则。倾:歪斜。容幸:以逢迎讨人喜欢。侧:身边。甘棠:又名白棠、棠梨,落叶乔木。高可至十米,果酸可食。藜棘:即蒺藜,草名,一名茨。果实满布针状突起,有倒钩,供挂附经过的动物来传播种子。中庭:即庭中。西施:春秋末年越国的美女。斥:被排斥。北宫:王后的寝宫。古代宫室都坐北朝南:帝王寝宫在前,称南宫;王后的寝宫后,称北宫。仳倠(písuī):古代丑女名。倚:靠。弥:满。楹:两楹间省,是古代殿堂中最尊显的位置。楹:堂上柱。乌获:战国秦力士。传说能举千钧,与力士任鄙和孟说都曾被秦武王任为大官。戚:悲伤。骖乘:车右。掌推车等,不必千钧力。燕公:即燕邵(召)公姬奭。周成王时,与周公分陕而治。操:操劳。马圉:马厩。蒯瞶:王念孙考证即蒯聩。战国赵人,长击剑。清府:即清庙。宗庙清静,故称。咎繇:即皋陶,传说中夏禹时贤臣。永:长。登阶:指进宫劝谏。狐疑:同犹豫。乘白水:在清澈的江水上乘船。白水:清澈的江水。高鹜:高飞,指远去。徙弛:离别归隐。长词:即长辞。永远告别。

叹:尾声。徜徉:同彷徨。垆阪:庐山。沼:池。容与:徘徊。汉渚:汉江边的沙洲。淫淫:不停歇的样子。钟、牙:钟子期和俞伯牙,传说知音故事的两位主人翁。为声:演奏乐曲。纤阿:神话中为月神驾车的人。御:驾车。焉:怎么。舒情:使感情舒畅。曾:通增。欷:歔欷,哽咽。离离:分裂痛苦的样子。高丘:楚国山名。

韵:灪,物部;日、戾,质部:与物部旁转。泣,缉部,与物部通转。陆、宿,觉部。瘁,物部,与觉部合韵。袂,月部,与物部旁转。言、迁,元部。次,脂部;悲,微部:旁转。畔、观,元部。

悟、古,鱼部。已、纪,之部。意、侧,职部。庭、楹,耕部。圉、野,鱼部。疑、词,之部。

深、淫,侵部。声、情,耕部。离、洒,支部。

【今译】

幽静阴暗的树林,树木长得多么茂盛。群山起伏且险峻,峰峦蔽日阴沉沉。可怜我心中无比愁闷,目无所见泪流满身。风声飒飒吹动树木,云层不停翻卷运动。可叹我生活已没有欢乐,忧愁困苦在大山之中。早晨孤身在山坡徘徊,晚上独宿在床上彷徨。头发蓬松而且散乱,身体疲劳卧病在床。灵魂迷茫走向南方,泪如雨下沾湿衣裳。愁思缠绕无处倾诉,嘴巴紧闭无话可讲。离开郢都的旧乡,到湘沅上游去流放。挂念国都横遭攻陷,祭拜祖先都没有了地方。忧虑宗族中途灭绝,心中充满惶恐和悲伤。姑且乘船在峡谷漂流,或者到江边走上一趟。在深水边长声啸叫,或者四处徘徊眺望。

我写了《离骚》这篇讽喻文章,希望君王能觉悟一场。让我驾车回到南郢,恢复我们祖先的辉煌。距离遥远谅难悔改,可悲我总是寄予希望。背弃贤明先祖的法典,断绝《洪范》开辟的纪纲。弃规矩以改度,背权衡而妄想。持绳墨却放弃,让迎合的人呆在身旁。棠梨枯死草疯长,蒺藜长到院中央。西施被赶出王后宫,丑女满堂尊位上。能举千斤的乌获去推车,协助治国的燕公操劳在马房。击剑师蒯瞶清庙陪烧香,贤臣咎繇被抛弃在僻乡。看见这我只有长叹,想进谏又犹豫彷徨。浮清江我去向远方,因归隐而永别君王。

尾声:我徘徊在庐山坡,山坡潭水深且幽。我游荡在汉水边,泪水不断往下流。钟期伯牙已死去,谁为知音去弹琴?月亮没有纤阿驾车,哪能快乐和舒心?越说越增悲伤情,有如刀斧往心里进。回头眺望楚国高丘山,眼泪抛洒如雨淋。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