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张朝阳也好“吹”

(转载自徐江博客)

张朝阳其貌不扬,活干得漂亮;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但是老乡加老乡;张朝阳好吹,是最近才听说的事……

对所有的人来说,在漫长而又有限的人生历程中,可能或多或少都存在或体验过“吹”的乐趣。那种充分运用了夸张、虚构、联想等手段所演绎出来的人间故事,既满足了神侃者们的虚荣心,也在一定程度上娱乐了人们的耳朵。

张朝阳好吹,但不属上述类型,要特殊一些!

前不久,我在古城西安连续两天收到同一内容的手机短信,大意是:武汉的口哨音乐爱好者晏鸿鸣先生来陕开会,希望能与我和西安的哨友们交流交流。晏鸿鸣先生是武汉“江汉大学”的教授,从事古汉语教学和研究工作。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就是口哨音乐艺术,他不仅倾情于口哨音乐的吹奏,还充分利用自己的所学所长倾心挖掘中国口哨艺术的历史渊源和文献记载,并著书立说为口哨音乐艺术正名。晏老师著述的口哨专题论文发表在全国发行的学术期刊上;经他的努力和武汉大学的鼎力支持开设了口哨艺术选修课,这样的举动在国内,乃至于世界上都还没有开过先例。

在和年逾五十八岁的晏老师近一天时间,沟通、交流中国口哨艺术发展事业的过程中,我们在不经意间谈到了张朝阳,谈到了这位吹着乐曲、闲庭信步地走向公司办公大楼的首席执行官。

在中国,喜欢吹口哨的男人和女人数百万计,吹得不错的数以万计,其中不乏杰出人士和社会名流,遗憾的是许多朋友没把它当回事。我们认为:这是中国口哨音乐艺术发展进程中需要改善的一个方面。

其实,我在听到我的这位素不相识的名人老乡也是一位口哨爱好者的消息时,是有点意外的。但真正触动我心灵的是:当员工们面对一位,吹着乐曲、闲庭信步地走向公司办公大楼的首席执行官时,他们会压抑么?会郁闷么?会苦不堪言么?

张朝阳好吹,乐声飞扬。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