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受歧视(啸)口哨影响者的应对——晏鸿鸣与吱吱呀等讨论录(摘自中国口哨艺术高峰论坛网站《啸还是口哨》跟帖)

 

吱吱呀:

 

晏鸿鸣老师:

您好!

我好郁闷啊,前几天我在公司的冲凉房洗澡时吹口哨(那里面效果特好),有一哥们对我说————天天吹来吹去的就是你啊?!你让我想起了我爸你知道不?想起了小时候临睡觉之前我爸抱着我,蹲下,吹——————

当时我气疯了,你别尿到裤子上喽!这是我当时说的。

2007-12-02

 

晏3日:我的大学同事中既有说吹口哨与我的教师身份不合,也有像你的哥们那样说的,有时也觉得生气。但转念一想,生活中这样的人不少,所以不应该生气。他们的经历,实际已感受过口哨的起条件反射信号作用的示意作用。可惜他们对口哨的认识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同步增长。可以告诉他口哨到现在已有世界大赛的发展。如果他还不吃惊地表示钦佩,那么就罚他看看我写的相声,并且对他说:你现在每次吃饭是否还会想起你妈给你喂奶呢?你对口哨的认识也早就应该断奶了!

 

吱吱呀9日:

犀利!

 

晏9日:

感谢赞成和肯定!

 

吱吱呀29日:

笑死我了,我用这句话骂了N个人了,

有人这样评价:骂的经典!

 

晏31日:

他们不能冤枉我们,我们可没有骂人!还有,我希望你还应该罚他们去看我写的趣味介绍口哨的相声。

 

捣蛋虫31日:

不每次吃饭想起妈妈给我喂奶;但是,今生今世永不忘怀妈妈曾用乳汁哺育过我。

 

晏31日:

我们在这里是强调对口哨的认识不能停留在初级阶段,而应该与时俱进,并不是说应该忘本。我首先还是肯定了他们感受和认识到口哨初级阶段的示意作用的,现在人们在特别高兴或不满时的叫喊或吹口哨,仍然是这一作用的反映。

 

吱吱呀2008年1月13日:

现在男孩子不敢说什么了,可女孩子又来了—-“流氓”!我郁闷呐.

很不好处理,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说:流氓就流氓吧,我要将流氓进行到底.真不知说什么好.

对了,您的相声名字是—-? 

 

晏:

对女孩子不能说得太尖刻,要温柔一些!建议看看我写的相声可以作为方法之一。

还可以问她们,据历史资料记载:

我国古代诸葛亮、曹植、嵇康、阮籍、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岳飞等伟人;现代马克思,美国罗斯福总统、威尔逊总统,科学家爱因斯坦;汽车大王福特;石油巨子洛克菲勒……现任香港特首曾荫权等名流:都吹口哨。按你们所说,他们都是流氓吗?

我国汉代以前记载的妇女吹口哨比男子多,《诗经》三例全是妇女吹口哨;甚至有证据表明人类在会说话之前,曾普遍使用口哨作行动信号,所以后代还有遗留:按你们所说,都是流氓,那么作为流氓的后人(当然包括女孩们),我们还有希望不是流氓吗?!

我写的相声名叫《街头巷尾——口哨(啸)音乐的趣味介绍》,本网站口哨历史版就有。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