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进行欣赏和表演

载《啸乐(口哨音乐)艺术基础》92-96页。

1、啸乐艺术认识论——啸乐乐曲的欣赏(感知和认同)。

(1)感知:运用感官了解乐曲,最终达到了解、熟悉乐曲。

(2)认同:结合自己的知识和人生体验与感受,认同乐曲表达的思想感情,即变成自己希望通过乐曲感受到的思想感情。有人称艺术再现,这一提法过分强调了作者原意,否定受众的再感受,易导致认识的僵化。

 

2、啸乐艺术表演论——啸乐乐曲的艺术表现。

(1)调整动机——端正目的。

正确的表演动机应是对啸乐艺术的热爱和艺术美感的追求,而沽名钓誉、卖弄技巧和追求酬劳必定导致轻浮、浅薄和哗众取宠。

(2)调适心理——避免紧张和松懈。

消除紧张:心理紧张是表演的大敌,由此产生的怯场——即不自信、犹豫和害怕会干扰和抑制表演者进入角色和发挥水平。消除紧张应从源头抓起,引起紧张的原因有以下几种:对环境和观众的了解和适应心理准备不够;演出的熟练程度不够;演出能力不够;以前失败的经历;因演出的重要性而患得患失等。

避免松懈:松懈会导致表演不到位和失误,使观众觉得表演者不卖力气。

调适心理要做到准备充分和进入角色、加强心理素质的培养锻炼。

(3)了解对象。

演出不是表演者的独角戏,而是与受众的协同。受众有行家、痴迷者、一般爱好者、希望了解者、从众者和休闲者,每场演出各成分所占比例不同,演奏者在演出曲目、舞台布置、演出风格和现场气氛等方面要努力做到与其最大程度的适合,以追求最佳演出效果。

(4)适度再(又称二次、二度)创作:

演奏是乐曲创作的实现,也是创作活动的最后完成。演出需要结合演奏者个人体验和理解、特长,受众和现场进行处理,实际上也需要创作。因此,同一或不同演奏者都要反对一成不变的照搬,而要强调再创作。当然,这不同于重新改编或任意改变,必须遵循其基调(包括主题、思想感情和旋律、节奏、风格),只能在速度、音量、音色允许的范围内适度变化。

(5)话筒、伴奏、伴舞的运用:

①因为自然啸声比较细弱,需要环境比较安静,但表演没有这种条件,因此,话筒的运用十分必要和重要。在实际运用中,我们觉得应注意以下方面:

话筒的选用:话筒有类型特点,一般使用的是低音话筒,高音拾取不足,而对低音敏感,因此,话筒里不断传出呼吸和口部器官运动发出的声音。

话筒的使用:为避免吹气声,话筒不能正对气流,而应用其侧面。这和唱歌区别很大。因固定话筒不便调节,且限制身体动作,一般避免采用,而以手持话筒为宜。

②伴奏应在适合乐曲风格的基础上再结合啸乐特点,一般要避免风格特点类似的管乐器,如竹笛等,而风格特点不同、相辅相成的弓弦、弹拨、打击等乐器则比较好。另外,除用啸乐给唱歌作伴奏,一般不考虑和唱歌同时出现,否则人们很容易看作伴奏,正如舞蹈和声、器乐同时出现容易被认为是伴舞一样。

③伴舞可增加动感和气氛,但需要配合恰当,不能反而影响演奏效果。

(6)了解各类演(独、表演、伴、重、合)奏的特点和要求。

各类演奏有一些共同的要求,如:都要求适合受众需求和自身特点选择曲目;因啸乐不能持久,曲目不宜过多、长,否则影响效果;都应根据演奏者音域,具体确定音调(音高)。另外,各类演奏还有各自独特的特点和要求:

①单一啸乐演奏:

独奏适合只有一个演奏者或为表现某演奏者技艺全面和有特色,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采用独奏方式。在中间那种情况,则应选择能全面表现该演奏者技艺的乐曲。如果可以演奏几首乐曲,应在该演奏者能力范围内,组合不同风格和特点的乐曲(如快、中、慢速)。按演奏者、受众和乐曲特点和表现需要安排顺序。因为人声非常优美和泛音丰富,尽量演奏乐曲而不是歌曲。当然,这也不绝对,歌曲一般为人熟知,特别对一般民众而非音乐爱好者,乐曲则要逊色一些。如果只能演奏一首乐曲,应尽可能选择富于速度、情绪、强度变化的乐曲。在比较重大、听众较多的演出,尽可能演奏有一定难度的乐曲。

表演奏:需要设计动作,简单的类似独奏,起避免呆板的作用;运用得好,可加演奏效果和现场气氛。但要避免喧宾夺主,甚至哗众取宠。

伴奏:啸乐不需另带乐器,是旅游、旅行途中最方便的伴奏乐器,正规演出也可采用适当的乐器或乐队伴奏。

(无伴奏)重奏:可以运用配合和和声,胜过独奏,但要求较高。需要一个以上的、水平接近、有重奏经验的演奏者,才能完成。所谓重奏经验,就是较好完成重奏演出的经验。不是两个独奏者的凑合,而是默契的配合和恰如其分的结合。形象地说,重奏者一般要一边吹、一边听,随时调整自己的音量等,不但要适合乐曲的要求,而且要适合合作者,以与合作者达到和谐。我国现阶段已有李立忠和晏鸿鸣先生运用过二重奏。据报道,陈啸女士组织残疾女少年五人组合,运用和声演奏乐曲,但不知属几重奏。2009年2月1日初七晚上8点10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小崔说事【春节大联欢】节目播出孟维鸿先生兄弟和洪波先生精彩的口哨三重奏节目。王明磊《快乐口哨》(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2004年版42面)称:“法国音乐学家玛丽·博比丽叶(笔名布累内)在她的《英语词典》里说:‘……口哨已成为一种真正的优势,口哨爱好者正把口哨表演组合成二重奏、三重奏和古典四重奏。’”多重奏和多声部演唱一样,对音域的要求也较高。

②合奏:可分为与其他乐器的合奏和啸乐自身的合奏两种。

与其他器乐的合奏,即作为乐器进入乐队,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运用,主要是为追求特殊效果加入啸乐。因为啸乐比较细弱且不持久,作为完全平等的乐器有困难,当然,我们认为这种困难不是不可克服的。

正如声乐可以有分声部、有伴奏的大合奏,啸乐也应该可以有这样的合奏,只是存在其特殊的条件和困难,暂时还没有听说有很好的效果,今后可以作为发展的目标。

(7)啸与啸乐是听觉艺术,但在表演必须配合视觉,成为了综合艺术,因此,还必须讲究台风。

①演出姿态:啸乐和声乐及管乐等一样,靠气息发声,给呼吸器官以最佳条件至关重要,

因此,一般取站姿;不重要或难度不大以及有特殊需要的演出也可取坐姿等。

②形体动作:和其他表演艺术一样,总的要求是自然、大方、优美,与乐曲谐和。

不论站、坐姿等,都要尽可能挺拔、端正。 站姿时,双腿以与肩部大致等宽的距离呈外八字平行站立,也可以一腿略前近似丁字形站立。

头部非特殊需要,一般保持端正。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应充分运用,配合表情达意。

包括头、手和身体在表演时要避免僵化,可以有简单、自然的动作或移动,但不能矫揉造作,或脱离乐曲需要,幅度过当则易分散注意力。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