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词一首注译析

见《啸乐(口哨音乐)艺术基础》178-181页。

【介绍】 岳飞(公元1103-1142):字鹏举。相州汤阴县人,祖先世代务农。少年时即力量过人,后从师习武,善射,精技击。北宋末年应募从军,后受知于张所、宗泽,历任统领、统制。曾从王彦渡过黄河进攻金军,孤军转战太行山。建炎元(公元1129)年,金兵渡江,占领建康、临安等地,他移兵宜兴等地,坚持抵抗。次年,金兵在江南军民打击下北撤,他攻击金兵后队,收复建康。绍兴元(公元1131)年,从张浚讨灭流寇李成,降张用,升任都统制。以后又讨灭流寇曹成,镇压虔、吉人民起义。任荆南、鄂、岳州制置使,收复北缘军事重镇襄阳六郡。五年,授镇宁、崇信军节度使,镇压杨幺起义。六年,破镇汝军,收复商、虢二州。十年,收复蔡州、頴昌、淮宁、郑州、洛阳等地,大败金军于郾城、颖昌。终因孤军深入,被迫遵命班师。历任少保、太尉,封武昌郡开国公。次年,赵构解除三帅兵权,任枢密副使。因极力主张抗金收复失地,反对议和投降,被赵构、秦桧诬陷免职杀害。绍兴三十二年复职,以礼改葬。后追封鄂王,谥武穆、忠武。《宋史》有传,今人邓广铭著有《岳飞传》、王曾瑜著有《岳飞新传》。岳飞为人质直、坚定,自奉菲薄。所率军队纪律严明,战斗力强。所写诗、词、散文皆慷慨激昂,因遭冤狱散失。其孙岳珂辑为《经进家集》(收入《金陀萃编》)等,收集了一些遗文;明徐阶又补充编成《岳武穆遗文》,单恂又辑《岳忠武王集》;清黄邦宁又辑《岳忠武王文集》,钱汝雯又编《宋岳鄂王文集》:不断增加,真伪难辨。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郭光《岳飞集辑注》是集大成者。 《满江红》 【原文】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奴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④。 【注释】 此句为韵文为押韵常见的倒置,实际语序应为“潇潇雨歇。凭栏处,抬望眼,壮怀激烈,怒发冲冠,仰天长啸”。潇潇:暴疾,急骤。凭:倚。南唐李煜《浪淘沙》:“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怒发冲冠:形容愤怒至极的样子,属夸张修辞手法。典用《史记.廉蔺列传》:“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长啸:晋成公绥《啸赋》:“邈跨俗而遗身,乃慷慨而长啸。” 三十:岳飞当时三十岁出头,称整数。八千里路:郭光《岳飞集辑注》(466-467页)引韩愈《左迁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认为指岳飞“远至边远的广东追剿湖东名盗贼曹成”表示作者志在恢复,不在平盗。笔者认为以作者当时身份,不能轻易指斥朝政,应仍指北望中原。等闲:轻易地。白:变白,指衰老。 靖康耻:靖康年的耻辱。靖康:宋钦宗(公元1126-1127年)年号。靖康二年,金兵攻破宋都汴京掳徽、钦二宗北去。雪:洗雪。恨:遗憾。灭:消灭,了结。 ④长车:兵车。贺兰山:一般以为宁夏,故起疑。郭光《岳飞集辑注》认为指岳飞故乡不远磁县西北的同名山。壮志饥餐胡奴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此为作者破金志向的形象说法,非实指。岳飞军史不乏食饮,未闻食人肉饮人血。胡虏、匈奴:历史上对北方民族的称谓,这里指敢于阻拦的金兵。笑谈:同壮志,表示对敌人的轻蔑。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从头:从始至终。收拾:收复。旧:旧日,从前。山河:指国土。朝:朝拜,指报捷。天阙:指朝廷。 本词歇、月、阙属月韵,烈、雪、灭属薛韵,切、缺、血属屑韵:俱在词韵十八部。 【今译】 暴雨停止,(我)靠着栏杆,放眼(北)眺,(不禁)心情激动悲愤,怒发顶帽,对天长啸。三十年功名尘土一样,八千里路云月(魂牵梦绕)。莫轻易让少年变成白头,只留下悲号。靖康年的耻辱,还没能洗掉。为臣的遗憾,何时才能终了?(多渴望立刻)驾战车踏得磁县贺兰山破缺,敢于阻拦的金兵只是白白死掉。等我军收复以前全部国土,(我)将到朝廷(把捷报)。 【析评】 岳飞《满江红》:始见于明中叶,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夏承焘《岳飞满江红词考辩》(《月轮山词论集》,中华书局1979年版)疑伪托。郭光《岳飞的满江红是赝品吗》(《岳飞集辑注》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489-501页)力驳辩其真。郭光《岳飞集辑注》(520页)认为岳飞绍兴三年九月“在江州作《满江红》词”。皮明庥等《武汉史稿》(中国文史出版社1992年版)则认为岳飞绍兴五年,任湖北路荆、襄、潭州制置使后,除北伐去襄阳和东援淮西,多数时间坐镇鄂州。(185面):“岳飞的事迹和传说在江城源远流长。在这里,岳飞种树于洪山(山在武昌区)的传说和蛇山岳飞亭的修建,特别是今武昌区委机关发掘石碑表明,此处即为岳飞帅府。”(184面)“著名的《满江红》一词即成于鄂州。”岳飞另有《登黄鹤楼有感调寄【满江红】》:“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劲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与此篇为同一时期和风格的作品,可为参照。 岳飞写啸仅三例:此例受长啸影响,另二受啸聚影响。岳飞以啸聚指代造反者,参考当时文献,是沿用统治者的一般说法,如《宋史•徽宗本纪》(405面):“宣和二年夏四月丙子,诏:江西、广东两界,群盗啸聚,添置武臣提刑、路分都监各一员。”《宋史•高宗本纪》(539面)“绍兴九年二月癸亥诏:盗贼已经招安而复啸聚者,发兵加诛,毋赦。”《宋史•刑法志•二》(4987-4988面):“凡岁饥,强民相率持杖劫人仓廪,法应弃市,每具狱上闻,辄贷其死……司马光时知谏院,言曰:‘臣闻敕下京东、西灾伤州、军,如贫户以饥偷盗斛斗因而盗财者,与减等断放,臣窃以为非便……百姓乏食,当轻徭薄赋、开仓振贷以救其死,不当使之自相劫夺。今岁府界、京东、京西水灾极多,严刑峻法以除盗贼,犹恐春冬之交,饥民啸聚,不可禁御,又况降敕以劝之……”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